• (010)84657853 84657852 84657855 84658665
  • (010)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100029)
    首页 -- 行业新闻

煤电和煤炭转型的就业影响

中国能源网 Aug 9, 2020

  长久以来,煤炭一直是推动经济增长和支持社会繁荣的重要能源基石,中国的煤炭和煤电为支撑国民经济高速发展和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等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中国煤电曾创造出1年装机超过1亿千瓦的世界之最。

  2013年中国的煤炭消费达到42.4亿吨的峰值后逐步下降,煤电的年增装机也从曾经的1亿多千瓦下降到2019年的3200千瓦。能源和电力行业的转型升级导致煤炭与煤电的增量不断减少,这将不可避免的导致与其相关行业的就业机会减少,给严重依赖煤炭的地区带来显著的社会经济影响。

  摆脱煤炭依赖,对于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至关重要。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和促进可持续发展,传统煤炭消费大国都在积极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弃煤和煤炭转型之路;但为了避免转型对工人群体产生的冲击与不利影响,许多国家同时也开始探索关于缓解煤炭转型就业影响的路径和措施,旨在实现社会公平和公正。

  稳就业、保民生是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煤电沙龙第九期邀请到中国华能集团高级经济师张安华,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副研究员张莹,就如何在煤电与煤炭转型的背景下去稳定重点地区的就业问题展开讨论。

  煤电、煤炭行业就业基本情况

  煤炭行业2004-2013年经过了10年的黄金发展期,随着煤炭需求增长疲软和环保压力增大等问题,煤炭行业逐步出现产能过剩,煤炭行业的去产能就成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2015年底中央确定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的是通过调整经济的结构,实现要素的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率。国务院提出,用3-5年的时间压减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

  从去产能的结果来看,煤炭行业通过去产能实现了既定的目标,整个煤炭行业的生产效率得到提高,截止目前,累计退出的产能超过8亿吨。

  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张莹表示,在煤炭行业的黄金10年中,煤炭从业人员的数量从377万人增加到了峰值的530万人,但是随着去产能工作的实施,一批煤炭工人面临转岗压力。为此,财政部专门设立了1000亿的专项资金,专门用于钢铁和煤炭行业的分流安置工作,其中80%是基础性奖补,20%是阶梯性的奖补。专项资金的设立在煤炭、钢铁行业人员安置过程中为行业去产能工作提供了重要的资金保障。

  在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过程中,就业安置工作平稳进行并取得很好的成效,没有出现严重的的社会问题。我国煤炭行业的就业人数已经从2015年的接近450万人降到2020年3月的260万人左右。

  中国华能集团高级经济师张安华表示:我国在“十三五”规划中确定了2020年煤炭生产总量控制在39亿吨,消费占低于58%目标;电力“十三五”规划中也确立了煤电占比降至约55%的目标。2019年,我国产煤总量为38.46亿吨,煤炭消费占比降至57.7%,煤电装机占比降至51.7%。超额完成了“十三五”规划目标。所以煤炭行业去产能、供给侧的改革是比较成功的。

  张莹认为,我国煤电生产效率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万吨煤炭需员人数从1990年的55人降至2010年的29人、2016年的11.6人,目前万吨煤炭就业人数不足10人。但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煤炭行业劳动生产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因此,即使没有煤炭转型压力,从劳动生产率的自然提高过程来看,未来我国煤炭行业的就业人数也肯定会一步下降。

  如何实现煤炭公正转型?

  中国政府在煤炭产业转型进程中,为了保民生、保就业、以人为本,做出了巨大的的努力,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果按照更高的要求,按照《巴黎协定》的目标来倒推,中国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按照这个目标计算,未来煤炭和煤电规模仍将大幅度压缩,这对煤电就业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为了实现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很多产煤国都在积极探索可持续的路径,公正转型这个概念逐渐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尤其是2015年《巴黎协定》的案文里面,明确的把公正转型写入,并提出要实现劳动力的公正转型,去创造高质量和体面的就业。

  张莹表示:在探索公正转型过程中,全世界主要的煤产国都在积极探索。中国也在制度构建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确保这部分群体能够在转型的过程里面受到公正对待。中国在过去的实践中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煤炭行业面临转型压力的很多是一些低技术含量的工种,未来需要进一步完善培训制度,能够让必须转岗的工人去从事一些技术含量更高、更体面和稳定的工作。这其实是摆在中国面前的一个重要的课题

  张莹表示:目前国际上成功实现煤炭公正转型的经验并不多,例如已经基本完成转型的英国,大部分原来的煤产地,目前经济发展水平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德国鲁尔区等提供了一些成功的案例和思路,但从全球所有面临煤炭转型的国家来看,并不存在具有普适性的方案,各国都应根据自己的国情制定有针对性的策略。中国在“去产能”政策实施过程中,已经在帮助受影响煤炭工人重新就业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尽管我们没有建立公正转型的政策体系,但是一些实际执行的措施确实是在解决煤炭转型公正性的问题,一些经验值得与世界去交流互鉴。

  张莹表示:目前煤炭行业就业规模是260万人左右,根据测算,在不同的情景下,包括政策和环境因素,2030年整个煤炭行业的就业还要减半,甚至可能减到100万人左右。从长期来看,到2050年整个煤炭行业从业人员可能降低到20万人。从就业的角度看,煤炭行业的压力将长期存在。

  张安华表示,与煤炭行业相反,电力系统就业的前景十分光明。我国风电的就业人数占世界全部风电就业人数的44%,光伏行业占比为60.9%,说明我们电力就业已经走出了一个很广阔的天地。

  张安华表示,中国电力系统的就业已经不能单纯的说是一个就业岗位,它是一个非常融合、多元的行业工种,而且还在不断的融合。未来随着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电力行业将出现更多新的就业形式。最为简单是会出现很大比例的、很多形式的能源综合公司,或者叫综合能源公司。

  最后,张安华认为,煤炭行业本身虽然前景黯淡,但是煤炭行业对于我们美丽中国的建设至关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讲,煤炭行业它可以走向萎缩,但是煤炭行业的就业应该不断走向新的方向,在经济的稳定发展中,要从公正转型的高度坚持保障煤炭行业人员的就业问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