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84657853 84657852 84657855 84658665
  • (010)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100029)

★ 科技与工程 ★

基于统计学原理的锚杆破坏特征分析与巷道修复技术

张 信1 刘春峰2 许亚栋3 王成功1 李杨杨3

(1. 山东东山王楼煤矿有限公司,山东省济宁市,272063;2. 临沂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山东省临沂市,276000;3. 山东科技大学矿业与安全工程学院,山东省青岛市,266590)

摘 要 针对王楼煤矿二采区胶带下山软岩巷道多次修复仍难以维护的问题,通过收集巷道断裂锚杆,基于统计学原理对锚杆断裂位置及断口特征进行统计分析,结合巷道钻孔窥视结果,通过极限平衡方程计算得出巷道围岩塑性区范围,据此进一步分析了巷道围岩运动规律。结果表明:顶煤与顶板分界面附近处煤体破裂严重,其中失效锚杆具有剪切裂纹且发生在拱部的概率约为74.4%,表明拱部受力锚杆以剪切断裂为主,因此,提高顶板处锚杆的抗剪能力是此次返修的关键;巷道表面向内57~1329 mm范围内为巷道围岩的主要相对运动区域,并且在距离巷道表面693 mm处围岩相对运动最为剧烈,这为巷道修复支护参数研究提供了有效依据,并以此制定了现场支护方案。现场应用表明,巷道两帮及顶板变形量均控制在50 mm以内,该方法能有效控制巷道围岩变形,保证了巷道围岩的长期稳定。

关键词 统计学原理 锚杆断裂 破坏特征 巷道修复 极限平衡方程 围岩运动规律 巷道支护参数 塑性区

近年来,随着矿井开采深度增加,巷道围岩性质趋于松软,且频繁受工作面采动影响,巷道围岩应力平衡被打破,应力环境复杂,导致原有支护失效[1-3]。针对深部巷道围岩变形破坏机制以及巷道支护返修变形问题,我国相关学者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取得一系列科研成果,王猛等[4]剖析了巷道顶底板破坏机理,认为巷道支护的关键在于控制主应力引起的剪切滑移破坏;肖同强等[5]采用相似模拟试验方法,揭示了埋深、构造应力对巷道支护稳定性的影响规律;余伟健等[6]提出巷道围岩变形产生的高应力集中会形成应力压缩区,并阐明了巷道围岩正对称失稳模式和角对称失稳模式的演化过程;刘泉声等[7]以顾桥煤矿深井破碎岩巷为工程背景,揭示了深部破碎软弱围岩的支护难点;孟庆彬等[8]通过分析深部软弱破碎顶板破坏特点,提出了梁-拱锚固承载结构;康红普等[9]通过分析深井巷道围岩及支护体变形特征,采用了高预应力、高强度锚杆联合注浆的控制对策;袁亮等[10]针对复杂赋存条件下深部岩巷的变形问题,提出了深部围岩的分类体系及支护理念。

上述研究针对巷道围岩稳定性进行了理论和实践工作,为有效解决巷道支护难题提供了理论依据,但是,当前研究多集中对巷道围岩破坏的细观机理论述,而对于支护措施的宏观统计分析尚未有较系统的观点,尤其是利用统计学知识对现场巷道支护工程指导的案例并不多见。因此,笔者以王楼煤矿二采区胶带下山巷道工程为对象,基于统计学原理和方法,根据现场巷道变化情况运用数据统计结合数值计算相结合的方法为巷道修复提供可靠的理论支持,同时考虑巷道围岩为非均质体,实验室测量的岩体力学参数与真实矿井深部井巷围岩受力及围岩性质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对巷道围岩运动情况进行现场试验实质分析,从而提出有效的支护方案,确保实现巷道长期稳定、有效降低巷道返修率的目的。

1 工程背景

王楼煤矿二采区胶带下山主要为二采区及深部的七采区服务,作为运煤和通风之用,其服务年限较长。该巷道埋深较大且受3号煤层采动因素综合叠加影响,处于高地应力环境,因此导致二采区胶带下山局部出现较大变形现象,顶底板及两帮收敛量达0.5~0.8 m,为保持巷道的基本稳定,王楼煤矿曾对该巷道进行了多期返修,但仍不能解决其持续性变形问题,导致巷道维修成本成倍增加,也严重影响着矿井的安全生产。

1.1 工程地质条件

王楼煤矿二采区胶带下山沿3煤层底板布置,巷道设计为直墙半圆拱型,巷道设计宽度4.8 m,墙高1.7 m。3煤层厚度1.8 m,3煤层直接顶为泥岩,厚度为3~6 m,平均为5.2 m,组分以泥质为主,少为粉砂质,上部少夹粉砂岩条纹,底部富有植物叶片化石碎片,少见零星黄铁矿结核,断口平坦,少具滑面,稳定性相对较差;基本顶以细砂岩为主,厚度25~55 m,平均为43 m,浅灰色,成分以石英为主,长石次之,次圆状,泥硅质胶结,分选较好,局部夹泥岩团块或条带,微波状层理至平行层理,少见炭质线理或煤线,f=4~5,工程综合地质地形图见图1。

1.2 巷道围岩变形破坏特征

为了掌握当前该巷道围岩松动特性、结构及裂隙动态发育情况,采用CXK12(A)矿用本安型钻孔成像仪对二采区胶带下山巷道顶板岩层稳定情况进行了钻孔窥视试验,图1为选取的具有代表围岩一定特征的窥视图,可观察到:锚杆支护范围内(巷道围岩浅部)围岩破碎,且有离层发生,围岩破碎深度约在0~3 m左右;巷道顶板3~3.6 m之间有垂直裂隙,但裂隙较小;巷道顶板3.6 m以上围岩整体性较好,未出现离层现象。从上述几个特性可以说明巷道顶板破碎范围仅出现在巷道表面3 m范围内,钻孔深部围岩完整性较好,未发生明显破坏,将对后期巷道围岩加固较为有利。

图1 二采区胶带下山钻孔窥视图

2 锚杆失效调查与分析

2.1 锚杆失效分布研究

二采区胶带下山局部区域出现巷道整体变形,其中巷道拱部矿压显现尤为明显,根据巷道围岩松动圈支护理论,围岩的最大变形载荷是松动圈产生过程中的碎胀变形,围岩破裂过程中的岩石碎胀变形是支护的对象[11],同时锚杆杆体变形状况也反映巷道围岩变形的程度和变形的原因,为了掌握锚杆断裂的主要方式、断裂长度、分布空间位置,由此分析巷道围岩的变形程度和原因,笔者收集了二采区胶带下山以及周边巷道等典型区域断裂锚杆情况,发现锚杆断裂部位多呈现明显的斜断口特征,同时还观测到大部分锚杆具有剪切滑痕,如图2所示。为方便统计,将区域内断裂锚杆进行统一编号,根据具体特征划分类型,得出数据如表1所示。

图2 锚杆断裂失效情况

表1 失效锚杆数据统计表

编号断裂锚杆长度/mm有无剪切变形支护位置编号断裂锚杆长度/mm有无剪切变形支护位置1850有帮部2650无帮部2920无帮部27500有拱部3100有拱部28940有拱部4150无拱部29600有帮部5-无拱部30830有拱部6-无拱部31700有拱部7800无拱部32470有拱部8700无拱部33560有拱部9400无拱部34640有拱部10850有拱部351100无拱部111580有拱部361200有拱部12430有拱部37680无拱部13590有拱部381200有拱部14300有拱部39890有拱部151200无帮部401350有拱部16800无帮部41430有拱部171000有拱部42720无拱部18200有拱部43750无帮部1950有拱部44800无拱部20550有拱部45750有拱部21800有拱部46100有拱部22820有拱部471020有拱部23580有拱部48500有拱部24400无拱部49800有拱部251050有拱部50600有拱部

注:5号和6号锚杆撸丝

将断裂锚杆长度划分成递增距离为200 mm的统计区间,并依次统计各区间内的数量,可整理得到锚杆断裂处距离锚杆头的长度与统计数量之间的关系,根据调查情况,结合统计学原理,得到如图3所示的统计结果,不难看出锚杆断裂的主要部位集中在锚杆丝头位置,锚杆丝头以外至锚杆锚固剂锚固段(0~150 mm),锚杆断裂数量曲线与正态分布图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图3 锚杆断裂位置与数量统计图

曲线图正态分布部分平均值为:

(1)

式中:xi——锚杆断裂位置;

N——样本数量;

i——断裂锚杆样本编号。

计算得出μ=693,即样本锚杆平均断裂位置在距离锚杆丝头693 mm。

正态分布标准差为:

(2)

计算得出σ=31.8,即若不考虑因锚杆角度、锚杆丝头变径影响,锚杆断裂范围的数值与锚杆断裂范围呈平均值693 mm,标准差为31.8的正态分布。

根据正态分布的特征,在不考虑因锚杆角度、锚杆丝头变径影响的情况下,锚杆断裂的长度处于2个标准差之间的概率为95%,μ-2σ<xi<μ+2σ,即xi处于57~1329 mm之间的概率为95%,锚杆断裂位置在一个标准差范围内的概率为68%,μ-σ<xi<μ+σ,即xi处于375~1011 mm之间的概率为68%。

2.2 锚杆失效机制分析

根据表1内数据将剪切变形与支护位置占比继续分类统计,结果如图4所示,锚杆断裂的表现类型主要分为两种,即剪切断裂和非剪切断裂。其中剪切断裂所占比重要高于非剪切断裂类型,所占比例达到68%,且从图3可以看出,锚杆断裂长度区间多位于400~800 mm,统计占比达到46%,另一方面,从锚杆破坏的位置来看,虽然巷道拱部和巷道帮部均有锚杆破坏,但巷道拱部出现的锚杆破坏数量却远多于巷道帮部的数量,其占比已达到86%,据统计,失效锚杆具有剪切裂纹且发生在拱部的概率约为74.4%,表明拱部受力锚杆以剪切断裂为主,结合工程地质情况以及锚杆断口形态可以看出,此区间位于顶板泥岩区域内,根据界面力学理论[12],煤岩层面理想化成水平面后还需考虑层间充填物质对界面剪切强度的影响,所以锚杆因顶煤与顶板弯曲或碎胀变形而被剪成斜断口,分析其原因这是由于顶煤与顶板分界面附近煤层破坏严重,出现剪切破坏或拉伸破坏,导致分界面处锚杆被剪断或拉断,其中巷道围岩出现离层、相对滑动产生的剪切力仍然是锚杆破坏的主要因素,可见锚杆的失效与锚杆穿过的煤岩层分界面和支护的空间位置有一定的相关性。

图4 锚杆破坏类型及破坏位置占比

因此,在综合本工程的工程地质情况和考虑应用统计学的基础上,提出二采区胶带下山巷道围岩变形是以巷道拱部向里1329 mm围岩发生破碎并发生相对移动的巷道变形,其中巷道拱部向里375~1011 mm范围内巷道围岩相对移动最为明显,该范围处于煤层顶板泥岩段,同时结合岩性分析,围岩相对移动多为岩石的蠕变或岩石碎变形所导致,由此,把巷道内围岩性质稳定性较差的、变形量较大的岩层称之为“薄弱岩层”,“薄弱岩层”是需要重点控制的岩层。

3 巷道支护设计参数

3.1 围岩塑性区测算

巷道开挖将会使围岩应力重新分布,当重新分布的应力超过围岩的屈服应力就会产生塑性变形区域。为求得巷道围岩塑性区,将巷道拱部泥岩进行室内单轴压缩试验,求得单轴抗压强度为20.8 MPa,岩石内摩擦角46°,并根据地质分布情况得到巷道上覆岩层平均容重为26 kN/m3

泥岩极限平衡区的半径为:

巷道围岩极限平衡区宽度为:

B=R-R0

(5)

式中:R——泥岩的极限平衡区的半径,m;

R0——巷道半径,取2.3 m;

c——内聚力,MPa;

σ0——单轴抗压强度,取20.8 MPa;

φ——岩石内摩擦角,取46°;

γ——上覆岩层平均容重,kN·m3

H——巷道的埋深,取700 m。

经过计算可知,内聚力c为4.2 MPa,泥岩的极限平衡区的半径R为5.75 m,围岩极限平衡区宽度B为3.45 m。

3.2 注浆参数设定

针对巷道变形特点,考虑到巷道围岩稳定性较差、裂隙较发育,结合前期施工经验,采用注浆的方式填充巷道围岩中的裂隙,将松散破碎的围岩胶结成整体,实现增强岩体顶板强度[13-14]、保证巷道围岩稳定性的目标。注浆力学模型采用摩尔-库伦准则,即假定注浆岩体与非注浆岩体均达到极限平衡状态,分析两种力学状态下巷道周边的应力场,以提高岩体的内聚力、内摩擦角及弹性模量,注浆前后力学模型如图5所示。

结合数据统计分析及数据测算,确定对“薄弱岩层”采用型号为Φ22 mm×6000 mm锚索进行补强支护,锚索间排距为800 mm×800 mm。为改变“薄弱岩层”岩石性质,进一步提高薄弱岩层强度,决定对薄弱岩层采用注浆加固技术[15-16]。由上述分析得知巷道围岩松动圈为3 m,巷道塑性区宽度为3.45 m,因此,为保证浆体充分进入裂隙全断面,将注浆孔长度设定为3.5 m,根据锚杆断裂数据统计分析结果得出巷道围岩以里693 mm处围岩运动较为活跃,因此将注浆管长度设定为600 mm,注浆管安设如图6所示。

c1—未注浆岩体内聚力;c—注浆后岩体内聚力;
ψ1—注浆前岩体内摩擦角;ψ注浆后岩体内摩擦角;
σ3—最小主应力;σ1—注浆后最大主应力;
注浆后最大主应力
图5 注浆力学模型

图6 注浆管安设示意图

4 现场应用监测结果分析

为了验证此次支护方案的有效性,以及巷道返修后巷道围岩的变形特征,在二采区胶带下山巷道返修段布置了3个巷道围岩移近量观测点,通过观测并整理得到巷道修复后90 d内的围岩移近量监测数据,具体观测数据如表2所示。通过观测点1数据表明,巷道顶板虽注浆后仍有近25 mm的累积移近量,但远低于设计变形量50 mm,足以抵抗围岩的蠕变变形,而观测点2和3的数据表明,顶板与两帮的移近量基本稳定,没有发生过大变形。

表2 二采区胶带下山围岩移近量监测

观测点变化量/mm中左中右中上中下顶板变化量/mm两帮变化量/mm1825162510223257530301533

5 结论

(1)王楼煤矿二采区胶带下山软岩巷道钻孔窥视结果显示,巷道顶板破碎范围出现在巷道表面3 m范围内,钻孔深部围岩完整性较好,未发生明显破坏,将对后期巷道围岩加固较为有利。通过对二采区胶带下山断裂锚杆数据及相邻二采区行人下山失效锚索数据统计分析,剪切力仍然是锚杆破坏的主要因素。

(2)锚杆断裂长度区间多位于400~800 mm,统计占比达到46%,失效锚杆具有剪切裂纹且发生在拱部的概率约为74.4%,表明拱部受力锚杆以剪切断裂为主,认为此次巷道返修的关键在于控制顶板煤岩分界面处的剪切滑移变形。

(3)提出二采区胶带下山巷道围岩变形范围在拱部向里1329 mm,其中活动明显区域为巷道拱部向里375~1011 mm范围,由此找出巷道支护受剪切破坏的薄弱位置,使矿井巷道支护明确目标,进一步实现精准科学施工,同时通过理论对比分析,优化了巷道注浆参数、锚索选型,通过现场实施来看,巷道围岩性质得到改善,巷道支护选型可靠,支护效果较为显著。

参考文献:

[1] 金珠鹏,秦涛,张俊文. 高应力作用下大变形破碎巷道稳定技术[J]. 煤矿安全,2018, 49(5): 99-103.

[2] 洛锋,曹树刚,李国栋,等. 煤层巷道围岩破断失稳演化特征和分区支护研究[J]. 采矿与安全工程学报,2017, 34(3): 479-487.

[3] 谢和平,周宏伟,薛东杰,等. 煤炭深部开采与极限开采深度的研究与思考[J]. 煤炭学报,2012, 37(4): 535-542.

[4] 王猛,肖同强,高杰,等. 基于煤岩结构面剪切作用下半煤岩巷变形机制及控制研究[J]. 采矿与安全工程学报,2017, 34(3): 527-534.

[5] 肖同强,李怀珍,支光辉. 深部厚顶煤巷道围岩稳定性相似模型试验研究[J]. 煤炭学报,2014, 39(6): 1016-1022.

[6] 余伟健,吴根水,袁超,等. 基于偏应力场的巷道围岩破坏特征及工程稳定性控制[J]. 煤炭学报,2017, 42(6): 1408-1419.

[7] 刘泉声,邓鹏海,毕晨,等. 深部巷道软弱围岩破裂碎胀过程及锚喷-注浆加固FDEM数值模拟[J],岩土力学. 2019, 40(10): 4065-4083.

[8] 孟庆彬,钱唯,韩立军,等. 软弱矿体中巷道围岩稳定控制技术及应用[J]. 采矿与安全工程学报,2019, 36(5): 906-915.

[9] 康红普,范明建,高富强,等. 超千米深井巷道围岩变形特征与支护技术[J]. 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2015, 34(11): 2227-2241.

[10] 袁亮,薛俊华,刘泉声,等. 煤矿深部岩巷围岩控制理论与支护技术[J]. 煤炭学报,2011, 36(4): 535-543.

[11] 董方庭,宋宏伟,郭志宏,等. 巷道围岩松动圈支护理论[J]. 煤炭学报,1994,19(1): 21-32.

[12] 许金泉.界面力学[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6.

[13] 王晓蕾,秦启荣,苏培东,等. 破碎围岩注浆加固技术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J]. 科学技术与工程,2017, 17(23): 122-131.

[14] 张继. 王庄煤矿厚煤层破碎围岩巷道注浆加固技术研究[D].徐州:中国矿业大学, 2014.

[15] 曹志安,刘亚明,高明仕,等. 软弱泥岩巷道底板下向钻孔锚注加固技术研究[J]. 煤炭科学技术,2016, 44(3): 12-17.

[16] 康红普,冯志强. 煤矿巷道围岩注浆加固技术的现状与发展趋势[J]. 煤矿开采,2013, 18(3): 1-7.

Study on rock bolt failure characteristics analysis and roadway repairing technology based on principle of statistics

Zhang Xin1, Liu Chunfeng2, Xu Yadong3, Wang Chenggong1, Li Yangyang3

(1. Shandong Dongshan Wanglou Coal Mine Co., Ltd., Jining, Shandong 272063, China;2. Linyi Mining Group Co., Ltd., Linyi, Shandong 276000, China;3. School of Mining and Safety Engineering, Shand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Qingdao, Shandong 266590, China)

Abstract In view of the difficult roadway maintaining of soft rock downward transportation roadway in No. 2 panel of Wanglou Coal Mine, through collecting the broken rock bolts in the roadway, the statistical analysis on the failure location and fractur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bolts was conducted based on principle of statistics, and by combining with the roadway drilling observation results, the plastic area range in surrounding rock of the roadway was calculated by the limit equilibrium equation, and the deformation law of the surrounding rock was further analyze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fracture of coal near the interface between top coal and roof was serious, and the probability of failure bolt having shear crack and occurring in the arch had about 74.4%, which showed that the stress bolt in the arch was mainly shear fracture, so it was the key point of roadway repairing to improve the shear resistance of the bolt in the roof. The main relative movement area of the roadway surrounding rock was in the range of 57-1329 mm from the roadway surface, and the relative movement of surrounding rock was the most violent at 693 mm away from the roadway surface, which provided an effective basis for the study of roadway repairing and support parameters, and a field support scheme was determined based on the results. The field application showed that the deformations of both sides and roof were controlled within 50 mm. This method could effectively control the deformation of surrounding rock and ensure the long-term stability of surrounding rock.

Key words principle of statistics, rock bolt fracture, failure characteristics, roadway repairing, limit equilibrium equation, movement law of surrounding rock, roadway support parameters, plastic area

移动扫码阅读

引用格式:张信,刘春峰,许亚栋,等. 基于统计学原理的锚杆破坏特征分析与巷道修复技术[J]. 中国煤炭,2020,46(12):117-122. doi:10.19880/j.cnki.ccm.2020.12.017.

Zhang Xin, Liu Chunfeng, Xu Yadong, et al. Study on rock bolt failure characteristics analysis and roadway repairing technology based on principle of statistics[J]. China Coal, 2020, 46(12):117-122. doi:10.19880/j.cnki.ccm.2020.12.017.

中图分类号 TD353

文献标识码 A

作者简介:张信(1987-),男,山东济宁人,工程师,从事采掘工程技术工作。E-mail: zxin123@126.com。

(责任编辑 郭东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