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84657853 84657852 84657855 84658665
  • (010)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100029)

★ 经济管理 ★

煤炭企业高管团队特质、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关系研究

韩胤婕 郭淑娟

(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山西省太原市,030000)

摘 要 基于信号传递理论、高阶理论,以2013-2018年煤炭企业A股上市公司为样本,实证检验高管团队特质和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绩效的作用机理。研究发现,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存在正相关关系,企业高管团队的持股比例和政府工作经历比例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相关关系存在正向调节作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有助于创造经济效益,同时也可以通过优化高管团队的特质以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创造经济效益。

关键词 煤炭企业 高管团队特质 企业社会责任 企业绩效

2020年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能源转型进入新阶段,开始迈向调速换挡期,煤炭企业在公司经营管理方面也需要顺应时代发展做出相应调整。高管团队特质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公司的决策质量和战略走向。由于煤炭企业对环境的影响,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关乎企业的长久发展。煤炭企业应当找到自己的发展路径,在承担企业社会责任的同时,适应绿色经济的发展并创造企业经济效益。

笔者选取2013-2018年煤炭企业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探究高管团队特质、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三者之间的关系,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相关性,进一步把企业高管团队特质作为调节变量,以观察高管团队特质对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绩效相关性的调节作用,从而为改善企业经营管理,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创造经济效益,增强企业竞争力提供研究支持与建议。

1 理论基础及研究假设

1.1 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

20世纪70年代,斯彭斯提出信号传递理论,人们意识到市场的情况会随着公司传递的信息而发生相应的变化。当公司向市场传递出的是正面信息时,公司的股价会受到市场利好影响而上涨;相反地,如果公司没有传递有效的信息或传递负面信息时,公司的股价可能会因为市场受到不良影响而下降。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进行信息披露对企业自身的发展与获益有较大的影响。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社会责任履行作为企业的核心战略与重要举措,企业需要向社会传递正面信息,不断提升自身的声誉来提升企业经济效益。戈弗雷(Godfrey)研究发现,企业在社会责任履行方面的良好表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抵御风险的作用[1]。企业在社会责任履行上披露正面信息,不仅可以提升企业的声誉还可以提高企业的绩效与价值。因此,基于以上分析提出以下假设1:

H1: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正相关。

1.2 高管团队特质、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

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的经营模式已经无法适应现代企业的运行。克鲁克(Crook)等认为,现代企业的经营理念中,人力资源越来越受到企业的重视,成为影响企业成败的关键因素[2]。企业在战略上的选择与决策需要依靠管理者,面对决策的复杂与多元,管理团队发挥的作用日渐明显。根据高阶梯队理论,高管团队的认知能力、价值观等都对企业绩效与决策选择有所影响。由于高管团队的经营决策能力被高管团队的人口特质深刻影响着,因此笔者将研究高管团队的年龄、持股、任期与是否担任过政府任职的特质对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绩效关系产生的调节效应。

(1)高管团队年龄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调节效应。柯尔伯格认为,人的道德评价标准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提高,也就是说高管团队成员的年龄越大,越倾向于维护企业与自身的声誉,对于企业社会责任的执行也会更加严格,这有助于企业在市场上和公众面前建立良好的形象,也可以提高企业绩效。但如果企业没有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或在声誉上有污点,则企业在维护和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时会影响企业利润,对企业绩效有负面影响。季健研究发现,高管团队特质对企业绩效的影响中,年龄和学历都起到了正向的促进作用[3]。因此,根据以上文献与理论提出以下假设2:

H2:高管团队年龄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正相关关系有调节作用。

(2)高管团队学历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调节效应。根据汉布瑞克(Hambrick)等学者的研究结果,高管人员的教育背景可以有效影响企业的发展和绩效,高级管理者的受教育程度越高,对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则更为敏感,对于企业绩效有正向的影响[4]。因此,基于以上文献分析提出以下假设3:

H3:高管团队学历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正相关关系有调节作用。

(3)高管团队持股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调节效应。李宏霖、张晶将管理学理论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相结合,认为当高层管理者的薪酬收入达到其生存需求和安全需求之后,会开始追求更高的精神追求,为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同,高管会主动承担起企业社会责任[5-6]。张栓兴、黄延霞通过研究发现,高管持股比例的增加,会给企业带来收入的增加[7]。根据激励理论,当高层管理人员的薪酬与财务绩效相关时,高管会积极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以提升公司的效益。因此,基于以上文献与理论分析提出以下假设4:

H4:高管团队持股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正相关关系有调节作用。

(4)高管团队政府任职背景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调节效应。王海珍等研究认为,拥有政府任职经历的高管在社会网络方面的资源更为丰富与强大,这使得高层管理者可以为企业获得更多的资源,带给企业更多的发展机会,同时也可以为企业降低一定的经营风险,以提高企业的利益与发展[8]。拥有政府工作背景的高管会更加注重维护自身与企业的声誉,主动承担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以便可以获得更多的发展资源。因此,基于以上文献分析提出以下假设5:

H5:高管团队政府任职背景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正相关关系有调节作用。

2 研究设计

2.1 样本选取与数据来源

选取2013-2018年沪市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并对初选样本进行筛选,选取煤炭产业上市公司作为研究对象,剔除了ST、ST*、PT等特殊类型公司以及数据残缺的公司,最终获得60个上市公司共360个样本。其中涉及到的高管团队特质信息以及财务数据来自国泰安数据库,企业社会责任指标数据来自润灵环球数据库。本研究使用STATA14.0,并对以上数据所有连续型变量1%和99%水平上进行Winsorize处理。

2.2 变量设计

2.2.1 解释变量

选取企业社会责任作为解释变量。企业社会责任被认为是在企业产生效益的情况下,对于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责任与义务企业也应进行承担,确保其权益[9]。文中企业社会责任的测量数据来源于润灵环球数据库对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评分结果。

借鉴润灵环球数据库关于社会责任评级体系的界定,包括整体性(Macrocosm)、内容性(Content)、技术性(Technique)和行业性(Industry)4个指标,其中整体性占比30%,内容性占比45%,技术性占比15%,行业性占比10%,最终根据以上评级标准得出分数。

2.2.2 被解释变量

大多数研究者选取财务指标作为衡量标准,本文选取企业绩效作为被解释变量,企业绩效是衡量企业盈利能力的一项指标,反映企业单位资产创造的利润量,衡量企业股东和债权人创造财富和提升企业价值的能力。

2.2.3 调节变量

选取高管团队特质作为调节变量。根据高阶理论,将高管团队特质分为以下几项。

(1)高管团队年龄。取高管团队成员的总年龄与团队总人数之比。

(2)高管团队学历。按照学历从低到高,将高管学历从1~6进行赋值。

(3)高管团队持股比例。高管团队成员持股与高管团队总人数之比。

(4)高管团队政府工作经历比例。有过在政府任职经历的与高管团队总人数之比。

2.2.4 控制变量

根据已有文献结论,将公司规模、成长性、资产负债率、净资产收益率作为控制变量。

(1)公司规模。取企业总资产的对数。

(2)成长性。选取企业营业收入增长率。

(3)资产负债率。企业负债合计与资产总计之比。

(4)净资产收益率。选取企业净利润与股东权益余额之比。

各变量的具体含义见表1。

表1 变量定义表

变量类型符号变量名称计算方法被解释变量ROA企业绩效息税前利润/平均资产总额解释变量CSR企业社会责任润灵环球数据库社会责任评分结果调节变量Tage高管团队平均年龄高管团队成员的总年龄/团队总人数Tstock高管团队持股比例高管团队成员持股/高管团队总人数Ter高管团队学历设置1为中专及中专以下,2为大专,3为本科,4为硕士研究生,5为博士研究生,6为其他(以其他形式公布的学历,如函授等)Tback是否政府任职比例有过在政府任职经历/高管团队总人数控制变量SIZE公司规模ln总资产GROWTH成长性营业收入增长率LVE资产负债率负债合计/资产总计ROE净资产收益率净利润/股东权益余额

3 模型建构

首先,检测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绩效的关系,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进行多元回归,建立模型(1):

(1)

其次,为了检验高管团队年龄、持股、任期和政府工作经历等4个特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相关性的调节效应,建立模型(2)至模型(5):

4 实证研究与结果分析

4.1 描述性统计

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结果见表2。 ROA的最大值为0.0567638,最小值为-0.0022113,最大值与最小值之间相差较大,均值为0.0210478。由于研究样本为煤炭企业,因此,传统能源行业的经济收益并不乐观,特别是随着当下环保标准的提高和技术创新的不断提升,传统煤炭产业亟需行业创新升级。高管团队中年龄和学历存在差距,但是并没有差距特别大,高管团队成员多数年龄较大,且接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然而高管团队中拥有股权的比例并不高,有过政府工作经历的高管团队成员比例则更低。资产负债率的均值为0.498458,资产负债率水平居中。

表2 描述性统计结果

变量平均值标准差最大值最小值中位数样本量ROA0.02104780.01439810.0567638-0.00221130.0192025432CSR42.485987.97082463.0369 30.899640.864432Tage50.53192.67347655.445.142950.7273420Ter3.5170310.38114484.153833.5415Tstock0.31759810.3882004100.1517Tback0.0370516 0.06858280.2500473LVE0.498458 0.12578610.73160.24190.5108 432GROWTH0.08860740.15073430.500133-0.1816477 0.0730468 432SIZE23.441491.64760328.5170420.17255 23.33642432ROE0.0437690.02876370.1083907-0.00805223.33642432

4.2 相关性分析

变量的相关性分析结果见表3。企业绩效与企业社会责任的相关系数为-0.0417,其绝对值在1%水平上显著。企业绩效与控制变量之间也基本通过了1%水平的检验,表明控制变量的选取较为合理。各变量均在0.5以下,说明变量间相关性较弱,不存在多重共线的问题。

4.3 回归结果

回归分析结果见表4。

(1)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相关性研究。根据表4中模型1的回归结果,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呈现正相关关系,这表明在能源行业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绩效起到促进作用,在1%的水平上显著,支持了假设1的正确性。

(2)高管团队特质变量的调节效应。高管团队成员的持股比例在5%水平上显著,支持假设4的正确性。说明当更多的高管持有公司的股权时,对公司的利益会更加关注。高管团队成员中有过政府工作经验比例通过显著性检验,表明如果高管在政府有过工作经历,对于环保等社会问题会更为敏感,会更加严苛执行企业社会责任披露。这些对于企业社会责任披露工作带来了正向的促进作用,从而促进了企业绩效,支持了假设5的正确性。

表3 相关性分析结果

ROACSRTageTerTstockTbackLVEGROWTHSIZEROEROA1.000---------CSR-0.04171.000--------Tage-0.0155-0.06331.000-------Ter-0.00510.0576** 0.0761**1.000------Tstock0.0655** -0.02040.0945**-0.11701.000-----Tback-0.01290.1812*-0.0184 0.2376* -0.09611.000---LVE-0.2466-0.1050 0.0218***-0.07930.0478 0.04641.000---GROWTH0.0690** -0.0135-0.0058-0.06260.0089-0.0009-0.00831.000--SIZE-0.0105 0.1169*0.0667**0.4729*0.0442 0.0842**0.3278*-0.02081.000-ROE0.8519*0.0849**-0.03930.00870.0783**0.0930**-0.08550.0937**0.0800**1.000

注:******分别通过 0.1、0.05、0.01 的置信区间检验

表4 ROA回归分析结果

变量模型1模型2模型3模型4模型5CSR0.009(-2.64)0.560*(0.59)0.516*(-0.65)0.068**(0.37)0.008(-2.69)Tage0.073**(-1.81)0.721*(0.36)0.079**(-1.77) 0.257*(-1.14) 0.134*(-1.51) Ter0.615*(-0.50)0.607*(-0.52)0.661*(-0.44)0.932*(-0.09) 0.922* (-0.10)Tstock0.031***(2.18)0.050(1.99)0.039***(2.09)0.441*(0.77)0.079**(1.77) Tback0.165*(1.40)0.182*(1.34)0.156*(1.43) 0.341*(0.96)0.589*(-0.54) LVE0.000 (-15.39)0.000(-15.37) 0.000(-15.27)0.000(-13.92) 0.000(-14.38) GROWTH0.232*(1.20) 0.289*(1.07)0.226*(1.22)0.341*(0.96) 0.273*(1.10)SIZE0.001(3.33) 0.001(3.46)0.001(3.33) 0.004***(2.96)0.003(3.09)ROE0.000(43.46)0.000(42.92)0.000(43.04)0.000(40.57)0.000(42.26)CTage-0.457*(-0.75)---CTer--0.728*(0.35)--CTstock---0.536*(-0.62)-CTback----0.486*(0.70)_cons0.380 (0.88)0.661 (-0.44)0.453(0.75)0.709(0.37)0.414(0.82)

注:******分别通过 0.1、0.05、0.01 的置信区间检验,括号内为t

4.4 稳健性检验

笔者把模型中的解释变量用和讯网的数据替换了润灵数据库,进行了稳健性检验,重新进行了回归,以检验研究的回归准确性,稳健性回归的结果与表4的结果无太大差异。

5 结论与建议

5.1 研究结论

(1)煤炭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绩效正相关,由于煤炭行业的特殊性,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比较大,煤炭企业积极承担起企业社会责任披露,对外展现企业的良好业绩和责任感,可以更有效地树立起企业的良好形象。

(2)高管团队的一些特质对于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正相关关系有一定的调节作用,高管持股比例越大,高管团队越倾向于积极地进行企业社会责任披露,为企业树立良好形象,吸引更多的投资机会。高管团队中成员曾有过政府工作经历的比例越大,可以有效地帮助企业应对复杂的外部环境,获取市场中的竞争优势,提高经济效益。

(3)高管的年龄和学历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正相关关系虽然起到了正向调节的作用,但并不显著。这可能是因为煤炭企业中高管团队的平均年龄整体偏大,在管理决策方面整体比较保守。在学历方面,由于煤炭企业中高管的整体学历平均水平基本集中在大学本科学历,因此在企业管理和决策上不具有明显优势。

5.2 建议

(1)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可以创造经济效益,提高企业绩效。煤炭企业的资产收益率普遍偏低,在面对转型升级的大环境下,煤炭企业更需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2)煤炭企业中高管团队的年龄整体偏大,学历也不具有普遍优势。企业应组建年轻化的管理团队,引进拥有高学历的技术型高管人员。

(3)完善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法律法规。由于企业社会责任在我国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政府需要完善法律制度与各项制度,从而保护各方利益。建立相应的奖惩制度,积极奖励履行社会责任的企业,严格惩处不履行社会责任的企业。

参考文献:

[1] Godfrey P C, Hatch N W. Researching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an agenda for the 21st century[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07,70(1):87-98.

[2] Crook T R, Todd S Y, Combs J G, et al. Does human capital matter?A meta-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 capital and firm performance[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11,96(3):443-456.

[3] 季健.高管背景特征与企业绩效关系实证研究 [J].财经理论与实践,2011(5):54-59.

[4] Hambrick D C, Chen M J. The influence of top management team heterogeneity on firms' competitive moves[J].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1996,41(4):659-684.

[5] 李宏霖.管理层特征与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D].苏州:苏州大学,2014.

[6] 张晶.高管特征、企业创新与社会责任[D].天津:天津商业大学,2017.

[7] 张栓兴,黄延霞.上市企业高管薪酬激励与企业绩效的实证分析[J].西安理工大学学报,2010,26(4):486-490.

[8] 王海珍,刘新梅,张永胜,等. 高管团队政府工作经验、政治网络与企业绩效的关系研究[J].软科学,2008(7):59-63.

[9] Bowen H R, Johnson F 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the businessman[M]. New York:Harper,1953.

Research on relationships among top management team characteristics,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corporate performance of coal enterprise

Han Yinjie, Guo Shujuan

(School of Economic and Management,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aiyuan, Shanxi 030000, China)

Abstract On the basis of signal transmission theory and higher order theory, the authors took A-share listed companies of coal companies from 2013 to 2018 as a sample, and empirically tested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the top management team and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n corporate performance.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re was a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corporate performance, the shareholding ratio of the top management team and the proportion of government work experience had a positive moderating effect on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corporate performance,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ould help to create economic benefits, at the meanwhile, it could help to implement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well and create economic benefits by optimiz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op management team.

Key words coal enterprise, top management team characteristics,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orporate performance

移动扫码阅读

引用格式:韩胤婕,郭淑娟. 煤炭企业高管团队特质、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关系研究[J].中国煤炭,2020,46(11):31-36.doi:10.19880/j.cnki.ccm.2020.11.004

Han Yinjie, Guo Shujuan. Research on relationships among top management team characteristics,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corporate performance of coal enterprise[J].China Coal,2020,46(11):31-36.doi:10.19880/j.cnki.ccm.2020.11.004

基金项目:山西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2019B051)

中图分类号 F230

文献标识码 A

作者简介:韩胤婕(1995-),女,山西太原人,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企业社会责任。E-mail:handyy@126.com。

(责任编辑 宋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