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84657853 84658665 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100029)

经济管理

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发展研究与实践

吴明有1,刘芳彬2,罗吉春1

(1.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150090;2.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北京市西城区,100120)

摘 要 煤炭行业正面临着行业发展的新时代新常态,实现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是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的新的更高要求。通过建立煤炭企业传统和综合能源发展模式之间的演化博弈模型,得出综合能源发展模式的期望收益明显高于传统能源发展模式;研究了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模式及其应用实践,得出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有利于缓解环境保护压力,促进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具有显著的节能、环保和社会效益。

关键词 龙煤集团;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综合能源发展模式;演化博弈模型

0 引言

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据着主导地位,煤炭工业是关系国家经济命脉和能源安全的重要基础产业[1]。当前,我国宏观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煤炭行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随着国家能源和经济结构的不断优化,新能源、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经济增长从要素、投资驱动转为创新驱动,靠增加投资、扩大产能带动的粗放式煤矿产业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2-3]。在新时代新常态下,煤炭企业只有准确识变、认真思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顺应大势谋转型,才能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并形成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4-5]。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发展对于维护国家国防、粮食、生态、能源和产业安全举足轻重,关乎国家发展大局。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推动,擘画新时代东北振兴新蓝图,审议通过《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摒弃传统结构发展模式,依靠创新为主体,坚持绿色发展塑造新优势。黑龙江省委省政府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出台《黑龙江“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等一系列政策支撑文件,集中力量推动城市转型、企业转业、职工转岗,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打好黑龙江转方式、调结构攻坚战,走出可持续发展新路。目前,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产业发展水平整体不高,在管理、技术、人才、创新等方面缺乏核心竞争力,煤矿开采成本居高不下,难以发挥其规模效益,其产业结构优化具有一定必要性和紧迫性,国家区域协调发展及黑龙江省出台的转型政策为龙煤集团实现跨越式转型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对煤炭产业高质量转型发展进行了探索和研究。牛克洪等[6]认为需通过衡量煤炭产业经济发展质量来调整经济结构,以保证煤炭经济平稳运行;王显政[7]认为应加快企业数字化、智能化、信息化和矿联网建设,以实现企业各要素智慧化高效运转;何增辉等[8]认为应通过建设煤炭资源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体系,实现“矿产资源循环利用、生态资源充分发展”的目标;李晋平[9]认为应通过精细化管理及运营,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降本增效的目标;孙晔等[10]提出以人为本,提高职工福祉、维护职工利益、尊重职工合理诉求,履行社会责任的和谐共享理念;何波[3]认为煤炭企业要顺应时代潮流,积极拥抱绿色环保,践行生态文明建设,利用新思维新科技新技术助推企业转型发展;王永耀[11]认为煤炭企业应遵循十九大精神,大力推动企业科技创新,推动煤炭产业清洁化、智能化、低碳化转型;徐竹财[12]提出大型煤炭企业转型升级应以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为抓手,以煤炭安全绿色智能化开采和清洁高效低碳集约化利用为重点,建设现代化煤炭经济体系;袁映奇[13]结合榆林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经验,提出了一系列煤炭资源型城市经济绿色转型的建议;王新平[14]认为煤炭企业总体处于高质量发展初级阶段,并指出了创新、安全健康和集约高效方面的企业差距。由此看出煤炭产业中以智能化、信息化、大数据、绿色化为特征的新一轮技术革命正在兴起,煤炭开采智能化、利用清洁化、管理信息化已成为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顶梁柱”,迈向高质量发展既是遵循经济发展规律,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必然选择,也是肩负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重任,引领带动我国经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必然要求。实现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是煤炭企业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是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应有之义,也是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的新的更高要求。

1 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发展的环境分析

1.1 龙煤集团转型发展的宏观环境分析

当今世界经济形势仍以和平发展为主题,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博弈加速重塑了世界治理体系,中美两国的冲突逐步升级,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进一步冲击了原本复苏乏力的全球经济,使美国的全球超级大国地位以及欧洲、日本全球重要经济体的地位有所下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活跃时期,诸多学科和技术领域呈现多点突破、群体推进的态势,新技术正深刻改变经济运行模式和生产生活方式,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而对于国内经济形势,“十四五”阶段我国虽然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具有多方面的优势和条件,但同时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根据我国经济发展走势分析“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将呈现中速增长趋势、转型趋势和改革趋势3个重要发展趋势,“十四五”时期传统行业产业深度转型升级、深层次综合改革和金融体制改革将进一步加大;同时“十四五”时期需特别关注数字经济领域、智能经济和绿色经济3个经济领域,推动绿色经济的持续较快发展;“十四五”时期还需考虑服务化转变、品牌化转变和个性化转变3个转变,满足个性化需求下的企业快速集成。

而对于黑龙江省内部的经济形势,黑龙江省第三产业发展迅速,但仍需进一步深化改进营商环境,深化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同时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支持龙煤集团等百亿级企业围绕黑龙江省新材料产业、新能源产业、绿色食品产业等15个重点产业发展方向稳步发展壮大,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根据国际、国内和黑龙江省内部宏观经济发展形势,龙煤集团已经具备了加快培育形成特色鲜明、优势明显、专业集聚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客观条件。

1.2 龙煤集团转型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分析

在经济形势新常态的大背景下,龙煤集团转型发展处于重要的机遇期,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十四五”时期是我国从大国走向强国的关键时期,从国际秩序的被动接受者转变为积极的参与者、建设者、引领者。国际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深入发展,使其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深入人心,我国的国际地位、发展重点方向及新产业格局的构建对龙煤集团实现跨越式转型发展是一个巨大机遇。

自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关于全面实现新时代东北全面振兴的构思以来,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振兴东北的政策文件和发展指导意见,诸如《黑龙江“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黑龙江省百亿级企业成长行动计划》《黑龙江省石油天然气等矿产资源开发及精深加工万亿级产业集群建设行动计划》《黑龙江省“百千万”工程科技重大专项支撑行动计划》和《黑龙江省“百千万”工程重点项目建设行动计划》等支持产业、企业发展的文件,明确了产业发展重点方向,这些相关政策无不为龙煤集团带来了发展机遇。

挑战与机遇并存。首先,东北煤炭资源经过几十年的过度开采,目前已非常短缺,龙煤集团在优质煤炭资源的获取上面临挑战;其次,龙煤集团多年来煤矿生产条件差、企业资产负债率高、产业结构不合理给龙煤集团带来了市场风险、投资风险等诸多风险;再者,全面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如何落实具体行动方案面临巨大挑战;最后,龙煤集团企业自身缺乏转型发展的人才、技术、资金集聚各种要素的吸引力,以及如何建立适应转型发展的体制机制等给龙煤集团的转型发展带来挑战。

1.3 龙煤集团转型发展的优势与劣势分析

在企业转型发展过程中,龙煤集团地处中、俄、朝、韩、日相邻或相近地区,区域经济发展极大的不均衡性和巨大的市场潜力为其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区域优势;同时东北地区煤炭缺口较大,而我国的煤炭主产地距离黑龙江省相对较远,对龙煤集团煤炭产品的市场冲击较小。龙煤集团具有优质的炼焦煤品牌优势、生态资源和煤矿安全管理经验,为龙煤集团转型发展奠定良好基础,也是黑龙江能源产业实现新发展的基础保证,更是黑龙江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的重要突破口。龙煤集团转型发展过程具有强有力的政策支撑,习总书记的亲切关怀和国家区域协调发展及黑龙江省出台的转型政策为龙煤集团带来政策机遇优势。尽管如此龙煤集团仍面临着诸多劣势,比如东北三省整体经济水平不高,难以对龙煤集团起到带动作用,煤炭资源储备量的贫乏难以发挥企业的规模效益,开采成本的居高不下难以凸显龙煤集团的企业优势,龙煤集团盈利的不足和管理的缺失造成转型过程中人才短缺、人才引进困难比较大。

总之,从龙煤集团转型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种环境、机遇与挑战以及自身的优势和劣势,龙煤集团已经具备了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条件,具有一定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2 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发展模式

2.1 转型发展基础

2016年习总书记在黑龙江省考察工作中提到,“龙煤、农垦、森工三大集团是黑龙江国企改革的重中之重”,在关于东北的系列重要讲话中强调,“坚持把转方式调结构作为振兴发展的重中之重”,为龙煤发展开出了“药方”。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龙煤集团的转型发展,专门召开全省煤炭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座谈会,在“煤头化尾”“煤头电尾”、谋划做强做大非煤产业上下功夫,将龙煤发展融入“百千万”工程和“百大项目”建设,为龙煤集团转型发展创造了条件。从经济社会看,我国正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新装备、新技术包括能源技术日渐成熟进入加快发展阶段,为龙煤集团转型发展提供了更好的经济技术条件和更多的选择。从地理位置看,龙煤集团总部处于具有2 900多km边境线、15个边境口岸的黑龙江省,在与中亚相接的新疆设有子公司,为龙煤集团开展国际资源能源开发、发展国际商贸物流产业和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提供了有利地理优势。

从龙煤集团自身看,具备良好的转型发展基础。20世纪90年代,龙煤集团率先在全国迈入千万吨级大关,多年处于领先地位,多年积淀下来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干事精神、苦干实干加巧干的劳模精神、刻苦钻研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重振龙煤辉煌的不服输精神,是厚植于龙煤人血脉中的文化底蕴,是龙煤转型发展的核心思想文化基础。龙煤集团现有超700亿元的资产总额,31亿t煤炭可采储量,120亿m3以上的煤层气储量,1.4万宗、200 km2土地资源,年收入超200亿元,平均年利润(近5年)超10亿元,是龙煤转型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龙煤集团煤炭产业的传统优势产业链条向上下游延伸,形成的电厂、电网、煤化工、煤层气治理与开发利用、矿区生态环境治理、煤田地质勘察设计、矿井施工建设、煤机修理修配和零部件加工、煤机租赁、煤炭经销与物流、农业种养殖业等以煤为基的非煤产业,均有一定发展,为龙煤集团发展新能源(综合能源)产业、现代商贸物流产业、绿色环保产业、勘察设计施工运维一体化产业、特色产业、智能装备制造和新材料产业提供了发展经验,是龙煤转型发展的重要产业基础。龙煤集团在区域市场内具有良好的品牌效应和国企信誉,采煤机械化率、掘进机械化率提高,煤炭产量稳中有升,煤炭经销规模逐年增长,市场占有率稳定,为龙煤集团发展商贸物流等产业提供了支撑,是龙煤转型的重要市场基础。龙煤集团现有干部职工12万人,各级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具备丰富的管理经验、良好的技术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广大干部职工具备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和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集团具备较强的组织能力和执行能力,这种职工队伍优势,辅之以战略能力提升,是龙煤转型发展的重要管理基础。

以上发展基础,结合龙煤集团的政治优势、政策机遇优势、营商环境优势、区位优势,共同构成了龙煤转型发展的良好基础。

2.2 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基础条件

以“示范区”“排头兵”“新高地”三大目标为牵引,以龙煤集团为主体建设,努力建设一批创新型示范建设基地,在高质量转型发展上率先蹚出一条新的探索之路,为龙煤集团持续推动自身高质量发展模式提供基础条件。

2.2.1 以龙煤集团为主体建设黑龙江东部可再生能源基地

黑龙江省自然资源丰富,属全国风能资源Ⅲ、IV类资源区,属全国太阳能资源Ⅱ类资源区。东部地区年平均风速约为6.80~8.52 m/s,年水平辐射量为1 256~1 365 kW·h/m2

根据风能、太阳能资源条件,以及规模化、集约化高效开发等选址原则,选定佳木斯、双鸭山、鸡西、鹤岗、七台河和牡丹江为规划建设区域,风电项目近期规划总装机容量为861万kW,光伏项目近期规划总装机容量为351.5万kW。

规划区域内风电、光伏资源具备天然互补条件,与该地区传统火电结合具备多能互补的资源禀赋。风电场月平均并网出力为2 314.0万kW,月平均最大出力为2 627.6万kW,出现在3月份;月平均最小出力为1 700.9 kW,出现在7月份,趋势呈现“V”型变化。光伏电站年平均并网出力为288.9万kW,月平均最大出力为345.4万kW,出现在5月份;月平均最小出力为185.9万kW,出现在12月份,趋势呈现“倒V”型变化。通过对已建火电厂升级改造,可实现最大程度配合新能源调峰。

利用黑龙江省装备制造业的基础,特别是在东部地区4个煤炭城市多年来在煤矿机械加工制造上积淀的机械设备、技术人才和管理经验,通过发展可再生能源配套的属地机械加工行业,在基地资源有序开发的同时,可促进当地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形成以资源开发带动产业发展的格局。

2.2.2 鸡西10万kW光伏电站建设

黑龙江省地域辽阔,偏远地区的供电成本较高,太阳能发电可作为分布式电源对偏远地区供电,改善当地电网结构,降低供电成本。建设光伏发电项目,可以综合利用矿山废弃土地、盘活矿区低效无效资产,是优化和改善矿区电源结构的重要保障,同时对带动鸡西区域经济发展,以及引领产业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鸡西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分布式自发自用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地点位于鸡西市滴道区、城子河区、杏花街道,项目规模规划容量为108.64 MW,全部为地面电站项目。从地区能源资源来看,黑龙江省太阳能资源十分丰富,全省年日照时数为2 400~2 800 h,太阳直接辐射年总量为2 526~3 162 MJ/m2,且鸡西市所在区域平均温度较低,有利于提高光伏组件的效率,具有较好的太阳能利用前景。从开发建设条件方面分析,项目所在区域为煤矿采空塌陷区,地震设防烈度为6,构造稳定性良好,地形开阔、地势平坦、植被稀少,有利于大型光伏电站布置,且场区附近公路发达,交通运输方便,具备大型光伏电站的建设条件和所需设备的运输安装条件。

根据太阳辐射能量、系统组件总功率、系统总效率等数据,以及单晶硅太阳电池组件首年衰减比例为2%,2~25年总衰减比例为0.45%,预测本光伏并网发电项目25年平均年发电量为14 678.6万kW·h,等效年利用小时数为1 351 h。

本光伏电站工程的建设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是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体现。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电网提供清洁电能144 715.76 MW·h。按照火电煤耗每度电耗标准煤326 g,投运后每年可节约标准煤约47 177.34 t,每年可减少CO2排放量约114 322.56 t、SO2排放量约830.67 t、氮氧化物排放量约1 247.45 t。此外,每年还可减少大量的灰渣及烟尘排放,节约用水,并减少相应的废水排放,节能减排效益显著。建设本光伏电站,也将会促进当地相关产业(如建材、交通)的发展,对扩大就业和发展第三产业将起到积极作用,从而带动和促进当地国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

因此,建设鸡西10万kW光伏电站可以减少化石资源的消耗,有利于缓解环境保护压力,促进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实现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发展,具有显著的节能、环保和社会效益。

2.3 转型发展模式

根据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示范企业建设的经验,同时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事关我国新时代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是实现创新引领、转型升级和管理提升的集约化经济增长模式[15]。原有的粗放式管理已经无法适应新形势下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必须进行相应的转型,以供给侧改革为主线,才能实现可持续的协调经济发展模式[16]。比如,煤炭企业应将绿色发展当作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重视资源的利用效率,加强清洁生产,强化循环复用,加大生态修复力度,以较小的环境成本代价创造较大的经济社会效益[17]。另外,龙煤集团要依托现有产业基础和土地、人才、环境等优势资源要素,稳定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新能源、物流贸易、矿山建设、节能环保、特色农业等产业新模式。

2.3.1 发展壮大转型支撑产业

转型支撑产业包括新能源(综合能源)产业、现代物流贸易产业、节能环保产业和矿山建设工程产业。

(1)发展新能源(综合能源)产业。利用公司现有闲置工业用地、塌陷地、复垦地,以发展风、光伏发电为引领,研究和谋划生物质发电、电解水制氢,探索新能源组件和储能等项目。以创新为引领,以市场为导向,依托龙煤集团丰富的煤层气资源,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立足省内市场,蓄势进军省外市场的商业模式,依托增量配电网,结合地方产业园区建设,拓展新能源电力供应,逐步形成多能互补“源网荷储”一体化的黑龙江东部新能源微电网的发展目标,实现新能源板块电力装机容量2 891.6 MW、发电量32.39亿kW·h的规模目标,新能源产业总投资115.9亿元的投资目标,新能源产业营业收入16.49亿元、利润5.90亿元的经济目标。

(2)发展现代物流贸易产业。聚焦东北三省煤炭资源不足的硬缺口,立足黑龙江、辐射东北,坚持战略导向、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双向流动,坚持专业化、市场化、社会化发展方向,推进国内外联合、公铁联运、信息联通、物贸联动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建设形成“联通四矿、联结全国”的煤炭物资信息产业“智慧型”通道,全面建成“保供稳、服务优、管理强、创效多”的新时代现代化商贸物流体系。达成物流贸易产业收入145亿元、利润7 000万元,招标采购和贸易物流收入100亿元、利润2 500万元,煤炭贸易规模1 000万t以上、收入45亿元、利润总额4 500万元的发展目标。

(3)发展节能环保产业。龙煤集团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基础相对薄弱,发展节能环保产业,主要是遵循保障企业的生产活动,满足相关节能环保要求的发展路径。积极创新应用碳减排技术,实现资源综合利用,依托现有人员和相关机构成立节能环保技术服务公司,开发技术服务业务,实现轻资产运营创收,培育壮大节能环保产业。逐步达成煤炭质量和深加工取得积极进展,煤炭清洁利用水平迈上新台阶,努力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协同共进、“十四五”末期节能环保产业年销售收入达到23亿元、利润总额达到3.6亿元的发展目标。

(4)发展矿山建设工程产业。立足矿业服务开展煤炭、煤层气、非煤资源等矿产资源勘探、设计、建设、生产、咨询于一体的矿业专业化服务;围绕矿区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在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独立工矿区改造搬迁、资源节约、环境保护、城镇污水垃圾处理、城市防洪除涝基础设施建设和重点流域水污染治理等项目当中,发展市政工程建设;拓展建筑施工市场,开展铁路、轨道交通、城市路网、枢纽、停车设施、综合管廊、供水工程、水生态治理、垃圾固废处理、能源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医疗、养老、文化、体育等民生设施建设,园林绿化、公共空间提升、老旧小区改造、传统商圈升级等城市更新项目建设。

2.3.2 探索发展新兴战略产业

新兴战略产业,包括高端煤机制造产业和新材料产业。

(1)探索研究高端煤机制造产业。以服务煤炭产业为基础,发展以采掘设备绿色拆解及清洗、零部件修复、材料加工、零部件加工为主的矿山装备再制造产业;探索研发采掘、运输、提升、洗选等成套装备,重点研制急倾角薄煤层工作面成套装备、长运距带式输送机、大倾角液压支架、大型选煤厂成套装备,研制推广矿井生产工业机器人,集成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5G技术,实现技术装备自动化控制、远程控制、在线监测与故障诊断等,实现智能煤机装备制造;探索非煤领域智能装备制造,拓展农机具、森工、汽车等领域再制造业务,以矿井应用为基础,推广工业机器人在采矿、物流园区、军工等多场景开发应用。

(2)探索研究新材料产业。研究开发储能、密封散热、超硬、石墨烯、特种、耐火和尾矿综合利用等石墨产业链;开发煤质活性炭产业,向食品工业、制药工业、饮用水净化、废水处理、气体净化、化工冶炼等多领域推广应用;探索利用褐煤资源,开发精细陶瓷材料,生产精密成型陶瓷部件,开展信息、新能源、国防、航空航天等领域用高性能陶瓷制造,引进、研究探索风光材料制造、储能系统材料制造,电化学储能、储热、制氢与燃料电池研发和应用示范项目。

2.3.3 灵活发展特色农业

建设特色中药材种养殖基地,组织开展人参、西洋参、丹参、鹿茸、北五味、北黄芪、赤芍等北药种养殖,带动北药种养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开展中药创新药物的研发和中成药二次开发生产,形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医药体系;建设高标准农田、规模化养殖场,培育水稻、大豆、食用菌、林蛙等特色农林品牌产品和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建设动植物优良品种选育、繁育、保种和开发基地;对接农商和商贸物流体系,发展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体系建设,发展农产品物流。

3 结论和展望

面对全球日益严重的能源和环境问题,提质增效、促进能源结构转型,大力推进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和发展可再生清洁能源,促进多能互补、融合发展,已成为世界各国保障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

(1)通过分析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必要性,得出综合能源发展模式的期望收益明显高于传统能源发展模式,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利用与可再生清洁能源多能融合的包容式发展模式将成为煤炭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2)从以龙煤集团为主体建设黑龙江东部可再生能源基地和鸡西10万kW光伏电站建设的实践应用中可以看出,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有利于缓解环境保护压力,促进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实现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发展,具有显著的节能、环保和社会效益。

(3)在国家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龙煤集团加快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大力推进能源发展绿色低碳转型,实现从以煤炭为主的传统能源企业向新能源企业转变,为传统煤炭企业提供了可供借鉴的高质量转型发展新模式。

未来规划中还需进一步关注如下几个问题:

(1)进一步强化组织和政策保障,明确发展战略规划组织管理体系,优化资源配置,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确保龙煤集团转型发展规划的刚性约束和有效执行。

(2)时刻关注企业所处环境的变化,及时对战略规划进行动态评估和调整,确保其科学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

(3)总结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发展过程中的经验,提出适用于传统煤炭企业或老矿区转型过程中的研究思路。

参考文献:

[1] 安军信.我国煤炭行业的发展及润滑油消费动向[J].合成润滑材料,2020,47(2):22-26.

[2] 邢雷.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煤炭产业发展思考[J].煤炭经济研究,2015,35(12):6-9,26.

[3] 何波.新时代煤炭企业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探讨[J].现代企业,2020(12):40-41.

[4] 任保平.我国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要求和重点[J].红旗文稿,2018(24):21-23.

[5] 孙伟,林青,赵宏飞.以安全智能创新绿色“四轮驱动”推进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J].煤矿安全,2020,51(10):187-190.

[6] 牛克洪.煤炭企业转型高质量发展的着力点研究[J].煤炭经济研究,2017,37(12):57-62.

[7] 王显政.构建现代化煤炭经济体系 促进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J].中国煤炭工业,2018(8):4-9.

[8] 何增辉,何迎庆.煤炭政策演变引导下的煤炭工业改革发展研究[J].煤炭经济研究,2018,38(11):6-10.

[9] 李晋平.大型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探索与实践[J].煤炭经济研究,2019,39(1):8-14.

[10] 孙晔,刘英杰.新时代下国有大型煤炭企业高质量发展实践与探索[J].煤炭经济研究,2019,39(2):53-58.

[11] 王永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山西煤炭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J].三晋基层治理,2021(2):108-112.

[12] 徐竹财.大型煤炭企业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探索与实践[J].煤炭经济研究,2019,39(7):70-73.

[13] 袁映奇.陕西榆林推进经济绿色转型发展的思考[J].中国国情国力,2021(5):71-76.

[14] 王新平,于淮钰,雷景婷.煤炭企业高质量发展评价体系研究[J].中国矿业,2021,30(3):18-24.

[15] 邓若冰,吴福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提升中国经济增长质量的战略选择[J].天津社会科学,2016(6):106-112.

[16] 周晋钢.试论煤炭企业在新形势下的转型发展[J].现代经济信息,2016(31):72.

[17] 杨丽华.以绿色转型升级引领煤炭企业高质量发展[J].中国煤炭工业,2019(5):62-63.

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WU Mingyou1, LIU Fangbin2, LUO Jichun1

(1.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Co., Ltd., Harbin, Heilongjiang 150090, China;2. CCTEG Coal Industry Planning Insistute, Xicheng, Beijing 100120, China)

Abstract The coal industry is facing a new era and new normal of industry development, realizing th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coal enterprises is a new and higher requirement put forward by the goals of carbon peak and carbon neutrality. By establishing the evolutionary game model between the traditional and comprehensive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of coal enterprises, it was concluded that the expected income of the comprehensive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traditional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th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mode and its application practice of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were studie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coal enterprises was conducive to alleviate the pressure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regional economy, and had significant energy-saving,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social benefits.

Key words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 coal enterprise;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comprehensive energy development mode; evolutionary game model

中图分类号 TD-9

文献标志码 A

移动扫码阅读

引用格式:吴明有,刘芳彬,罗吉春. 龙煤集团高质量转型发展研究与实践[J]. 中国煤炭,2021,47(11):14-20. doi:10.19880/j.cnki.ccm.2021.11.003

WU Mingyou, LIU Fangbin, LUO Jichun.Research and practice of high-quality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Longmay Mining Holding Group[J]. China Coal, 2021,47(11):14-20. doi:10.19880/j.cnki.ccm.2021.11.003

作者简介:吴明有(1967-),男,汉族,安徽利辛人,博士,高级工程师,现就职于龙煤矿业控股集团,主要从事转型发展方面的工作。E-mail:wumingyou@163.com

(责任编辑 郭东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