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84657853 84657852 84657855 84658665
  • (010)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100029)

★ 经济管理 ★

煤炭企业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关系研究

曹 富 刘 婧

(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山西省晋中市,030600)

摘 要 基于2012-2018年我国24家煤炭行业上市公司平衡面板数据,构建了面板门槛模型,研究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的关系。结果表明: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存在显著的单一门槛效应;当专项储备的自然对数值低于该门槛值时,安全生产投入对企业价值表现为显著的正向促进作用;当专项储备的自然对数值超过该门槛值时,安全生产投入对企业价值的正向促进作用会有所下降。

关键词 煤炭企业 安全生产投入 企业价值 面板门槛模型

尽管我国煤炭行业的安全生产形势在逐年好转,但与国际上先进产煤国家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就煤矿百万吨死亡率而言,要远远高于其他产煤发达国家,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1],安全生产问题对煤炭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依旧产生一定的制约效应[2]。一直以来,国家高度重视煤矿安全生产问题,随着国内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煤炭行业已经到了改革发展的突破期[3]。为了减少安全事故发生造成的财产损失,有效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合理利用相关投入资源,有必要对煤炭企业的安全生产投入与产出效益进行研究,从而寻找恰当合适的安全生产投入点,确保其安全高效地进行生产。

当前有关企业安全生产投入的相关研究大多集中在理论探讨、指标或模型构建以及案例研究方面,多从安全生产的效率评价、安全投入的重要性以及安全投入的影响因素等方面展开分析。雷云通过对经济新常态下的煤炭行业进行研究,发现安全资金投入数额对煤矿事故发生的频率有直接影响[4];孟晓娜等利用Malmquist-DEA方法展开分析,发现大多数煤炭上市公司的安全效率较低,安全效率指数表现为“上升-下降-上升”的变化趋势[5];任一鑫等利用DEA-Tobit模型研究煤炭企业的经营效率与影响因素,发现发展受阻的企业在内部管理上存在诸多问题,而且容易受到市场份额、安全生产状况等因素的影响[6];王晓磊等对内蒙古煤炭企业进行研究,指出投资效率整体较好,规模效率具有一定优势,但是技术效率方面存在不足,经营业务较为单一[7];赵宝福等基于MDC-TIFLNS-AHP方法用以确定煤炭企业的安全投入结构,指出合理的安全投入结构有利于企业进行安全生产[8];郑毅等基于煤炭上市公司的数据展开研究,发现融资约束程度、短期借款水平与煤炭企业的安全投入呈负相关关系,改善企业融资环境可以促进企业的安全投入力度[9];何琴指出煤炭行业的安全规制强度与生产效率表现为倒U型关系,且对各区域影响的显著程度存在差异,因此要坚持安全规制的适度原则[10];陈淑婷认为安全投入对于企业安全生产状况的改善发挥着重要作用,要合理有效地加强安全投入,促进企业安全生产[11];张江石等基于某煤矿调查问卷研究后指出,企业应加大安全投入,构建安全有效的信息沟通反馈机制,不断完善安全制度体系,提升安全监督水平[12]。由此可知,以往研究大多是对安全投入的产出效率进行测量或者利用问卷调查对企业的安全生产情况做出评价,而对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评价方面的定量研究相对较少。

鉴于此,笔者以2012-2018年我国煤炭上市公司数据为研究样本,构建了面板门槛模型,探讨煤炭企业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的关系,为煤炭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笔者从安全会计与企业价值评价的角度构建面板门槛模型,对煤炭上市公司展开定量研究,拓宽并丰富了煤炭企业安全生产及企业价值评价的研究视野,同时对于煤炭上市企业进行安全生产投入决策以及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提供必要借鉴与参考依据。

1 研究设计

1.1 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笔者选取沪深A股2012-2018年煤炭上市企业作为研究样本,依据证监会2012版行业分类标准,对煤炭采选业进行筛选,剔除关键数据缺失的样本公司,共获得24家168组平衡面板数据,以上数据均来自国泰安CSMAR数据库。为了消除异常值对研究结果的影响,对连续型变量按照上下各1%分位数水平进行缩尾处理,相关数据整理与分析工作通过Excel及Stata15软件完成。

1.2 变量选取与说明

1.2.1 被解释变量

选取托宾Q值(TBQ)作为衡量企业价值的评价指标,它可以较好地反映出投资者对企业价值的判断[13],同时能够规避内生性问题[14],用来衡量企业价值具有合理性。

1.2.2 解释变量

选取安全生产投入作为解释变量。安全生产投入是指为了进行安全生产及经营管理而投入的人、财、物等各项总和,包括安全设施的前期建造、中期检测及后期更新改造、员工的安全培训支出、企业安全文化建设、安全事故预防及损失费用等各项总投入。从煤炭企业的短期发展来看,加大安全生产投入会增加当期成本或费用,对企业的净利润产生影响,进而不利于短期绩效水平提升。从长远发展来看,安全生产投入的增加反映了企业决策层较强的安全生产意识,能够积极主动改善安全生产条件,充分防范安全生产事故发生的风险及由此可能带来的损失,也从侧面体现出企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有助于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与社会声誉,吸引更多的市场投资者,提升企业的综合价值,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反之,如果安全生产投入不足,可能导致相关生产设备落后、员工安全教育培训经费支出欠缺以及事故发生的预防措施不到位,不利于吸引有效投资,对企业的长期稳定发展产生影响,进而有损企业价值提升。财政部与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印发的《企业安全生产费用提取和使用管理办法》要求,煤炭生产企业按照规定计提安全生产费用,并将其计入“专项储备”科目。因此,参考李红霞和杨阳[15]的做法,选取企业专项储备科目余额的自然对数值(sf)来衡量企业安全生产投入的情况,当期末专项储备科目余额较少时,说明企业实际发生的安全生产费用较多,企业的安全生产投入水平较高。

1.2.3 控制变量

为了使模型估计结果更加精确,同时防止遗漏变量造成的估计误差,参考大多数学者的研究,选取企业规模、资产负债率、经营能力、发展能力、营销强度、股权集中度以及股权制衡度作为控制变量。其具体说明如表1所示。

表1 变量定义表

变量类型变量名称变量符号变量定义与说明被解释变量企业价值TBQ市值/(资产总计-无形资产净额-商誉净额)解释变量安全生产投入sf反向指标,专项储备科目余额的自然对数 控制变量企业规模size年末总资产的自然对数资产负债率lev负债总额/资产总额经营能力toset总资产周转率=营业收入/平均资产总额发展能力igr营业收入增长率营销强度sale销售费用/营业收入股权集中度gj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股权制衡度gz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与第二至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之和的比值

1.3 模型构建

面板门槛模型常用于对被解释变量与解释变量之间的非线性关系进行刻画描述,能够基于数据自身特征,展示变量关系之间的结构性变化与机制转换趋势,依据估计得到的门槛值把样本划分到不同的区间之内,每个区间用不同的方程表示,这就突破了传统回归方法的线性假定,能更有效地模拟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基于此,笔者借鉴汉森(Hansen)[16]的面板门槛模型并依据所搜集的数据,构建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的门槛效应分析模型,并参考王群勇[17]的方法,在Stata15软件中对样本数据进行回归分析。

(1)

式中:I(·)——示性函数,当括号中的条件成立时,I(·)取值为1,否则取值为0;

sfit——受约束的核心解释变量和门槛变量;

γ——门槛值,根据门槛变量sfit与门槛值γ的大小关系,观察值被分割到不同的区间,在每个区间内核心解释变量对被解释变量的影响程度不同,表现在影响系数上,分别为β1β2

μi——反映企业的个体效应;

εit——随机干扰项,独立同分布于正态分布。

为了减少模型遗漏变量引起的估计误差,引入一系列控制变量。

2 实证结果分析

2.1 变量描述性统计

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结果如表2所示。煤炭企业托宾Q(TBQ)的均值为1.494,最小值为0.88,最大值为4.416,中位数为1.294,说明煤炭企业价值整体水平较好,在资本市场中获得较大认可,但各企业的价值表现明显不均衡。平均安全生产投入(sf)为19.586,最小值为14.119,最大值达到23.293,标准差为1.662,说明不同煤炭企业的安全生产投入水平差异较大。

表2 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变量平均值标准差最小值中位数最大值TBQ1.4940.6090.881.2944.416sf19.5861.66214.11919.64123.293

2.2 相关性分析

笔者同时使用皮尔逊(Pearson)和斯皮尔曼(Spearman)相关系数对模型中的主要变量进行相关性分析如表3所示。由表3可知,sfTBQ的斯皮尔曼(Spearman)和皮尔逊(Pearson)相关系数分别为-0.397和-0.559,且都在1%的水平上显著,初步说明煤炭企业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另外,对模型中的所有变量进行方差膨胀因子(VIF)检验,结果表明各变量的VIF值均远远小于10,说明不存在严重的多重共线性问题。

表3 主要变量相关性分析

VarTBQsfTBQ1-0.397∗∗∗sf-0.559∗∗∗1

注:***表示在0.01的水平上显著

2.3 门槛效应存在性检验

在使用面板门槛回归模型分析之前,需要对门槛效应的存在性进行检验,同时需要确定门槛值的个数及模型的具体形式。借助汉森(Hansen)提出的Bootstrap自抽样方法依次检验单一门槛及多重门槛效应的存在性。进行300次Bootstrap模拟计算得到门槛效应检验结果如表4所示。在进行单一门槛效应检验时,对应的F统计量的值为18.37,相应的P值为0.0600,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不存在门槛值的原假设,表明至少存在1个门槛值。然后依次进行双重门槛效应检验,对应的F统计量值为5.59,相应的P值为0.7533,结果显示接受原假设,双重门槛效应的检验结果不显著,说明只存在1个门槛值,即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之间存在单一门槛效应。因此,笔者选择单一面板门槛模型进行研究。

表4 门槛效应自抽样检验

门槛情况F值P值临界值90%95%99%单一门槛双重门槛18.37∗5.590.06000.753316.605719.551718.901525.439627.877338.3596

注:*表示在0.1的水平上显著

2.4 门槛估计值与置信区间

在对数据完成门槛效应检验后,需要进一步对单一门槛模型的门槛值进行估计及检验,从而可以得到门槛估计值及95%置信区间。单一门槛估计值是17.4734,其95%置信区间是[17.3383,17.5544]。门槛估计值是指似然比检验统计量LR为0时门槛值的取值,门槛估计值的95%置信区间是所有LR值小于5%显著性水平下的临界值7.35的门槛值(即图中虚线)构成的区间。图1为单一门槛估计值对应的似然比函数图,便于清晰理解门槛估计值的产生及其置信区间的构造过程。

图1 门槛估计值的似然比函数图

2.5 门槛回归结果与分析

面板门槛回归模型系数的估计结果如表5所示。由表5可知,煤炭企业安全生产投入处于不同区间时对企业价值的影响存在显著差异。具体而言,当企业专项储备科目余额的自然对数值在17.4734以下时,即安全生产投入水平较高时,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在1%显著性水平下表现出正相关关系,系数绝对值为0.1720,这表明安全生产投入每增加1个单位,企业价值会上升0.1720个单位。当专项储备科目余额的自然对数值在17.4734以上时,即安全生产投入水平较低时,尽管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之间表现出显著正相关关系,但系数绝对值为0.1338,这表明安全生产投入每增加1个单位,企业价值的提升幅度降低为0.1338个单位。由此可见,煤炭企业专项储备科目余额并不是越多越好,存在一个限度,当超过该限度时,其对企业价值的正向影响程度就会明显下降,而安全生产投入的加强,有利于促进企业价值的提升。

表5 面板门槛回归结果

变量系数标准误T值P值size-0.5700∗∗∗0.1412-4.040.000lev0.5802∗0.33241.750.083toset0.2396∗∗0.10312.320.022igr0.01670.01171.420.157sale2.28261.47721.550.125gj-1.5276∗∗0.7318-2.090.039gz0.0071∗0.00411.740.084sf(sf≤17.4734)-0.1720∗∗∗0.0522-3.300.001sf(sf>17.4734)-0.1338∗∗∗0.0481-2.780.006Constant18.0164∗∗∗3.39575.310.000Observations168R-squared0.3554

注:******分别表示在0.01、0.05和0.1的水平上显著

3 对策与建议

(1)煤炭企业要加强安全会计方面核算制度以及管理体系的构建,合理制定安全生产投入决策,严防随意挪用专项储备资金;建立安全生产考核与监察机制,强化安全意识,注重安全培训[18];充分披露报告专项储备资金相关使用情况,及时为决策者提供准确信息,有效提升企业价值。

(2)煤炭企业要深化内部结构改革。要优化资产负债结构,灵活寻找投资机会,提高总资产周转率,进一步提高经营能力,充分发挥其对企业价值的积极作用;要优化股权结构引进民间资本,实现股权结构的多元化,防止发生大股东的掏空行为及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提升企业整体的发展活力。

(3)政府要加强对煤炭企业安全生产的扶持与补助。由于煤炭产业受自然条件的影响大,投资收益偏低,因此国家要适当给予扶持[19]。通过综合运用金融、财政及税收等手段为煤炭企业提供一定的补助,推动其完成安全生产设备和技术更新改造[20],从而确保企业安全稳定高效地进行生产。

4 结语

运用面板门槛模型对我国24家煤炭行业上市公司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关系进行分析,结果显示:煤炭企业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之间存在显著单一门槛效应;专项储备科目的余额并非越多越好,有一定的限度,当专项储备科目的余额超过该限度时,安全生产投入对企业价值的促进作用会有所下降。因此,煤炭企业在计提专项储备之时,除了要符合国家的政策规定,还应充分考虑到其对企业价值的影响,适当合理地安排安全生产和管理方面的投入,实现稳定长远发展。

参考文献:

[1] 武强,涂坤,曾一凡,等.打造我国主体能源(煤炭)升级版面临的主要问题与对策探讨[J].煤炭学报,2019,44(6):1625-1636.

[2] 李超,郭慧敏,成连华.煤矿企业安全培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J].煤矿安全,2019,50(6):281-284.

[3] 王军,何蕾,徐倩.我国煤炭价格与煤矿安全事故实证分析:基于向量自回归模型(VAR)[J].中国矿业,2019,28(6):13-17.

[4] 雷云.经济新常态下煤炭企业微利运营和安全投入的问题研究[J].煤炭技术,2016,35(6):309-311.

[5] 孟晓娜,苗成林,孙丽艳,等.基于Malmquist-DEA法的煤炭企业安全效率评价及影响因素研究[J].煤矿安全,2019,50(8):244-248.

[6] 任一鑫,刘丽莹,焦习燕.去产能与资源整合推进下煤炭企业经营效率研究[J].中国矿业,2020,29(3):40-45.

[7] 王晓磊,傅哲宜,贾纯瑶,等.基于DEA的内蒙古煤炭企业投资效率实证研究[J].中国矿业,2019,28(6):23-28.

[8] 赵宝福,张超,贾宝山,等.煤炭企业安全投入的MDC-TIFLNs-AHP方法及其应用[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6,26(9):118-123.

[9] 郑毅,尹玉文,应丽莹.融资约束对煤炭企业安全投入的影响研究[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17,27(1):151-156.

[10] 何琴.煤炭行业投入产出效率测算及差异化分析[J].统计与决策,2018,34(2):118-122.

[11] 陈淑婷.浅析安全投入在提高企业安全生产水平中的作用[J].工业安全与环保,2017,43(7):65-67.

[12] 张江石,赵群,张文越.安全管理实践与行为关系研究[J].安全与环境学报,2018,18(6):2279-2284.

[13] 王雁南,李自杰,张般若.区域多元化与企业绩效间的关系——基于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数据[J].经济问题,2019(5):75-82.

[14] 许敏,朱伶俐,方祯.融资约束、R&D投入与中小企业绩效[J].财会月刊,2017(30):37-43.

[15] 李红霞,杨阳.煤炭企业安全投入对企业绩效影响研究——基于股权集中度的调节作用[J].财会通讯,2019(24):90-94.

[16] Bruce E Hansen.Threshold effects in non-dynamic panels:Estimation, testing, and inference[J].Journal of econometrics,1999,93(2):345-368.

[17] Wang Qunyong.Fixed-effect panel threshold model using stata[J]. The Stata Journal,2015,15(1):121-134.

[18] 赵开功,李彦平.我国煤炭资源安全现状分析及发展研究[J].煤炭工程,2018,50(10):185-189.

[19] 李克荣,刘传庚,魏振宽.论当前我国煤炭产业的主要问题[J].管理世界,2001(6):190-191.

[20] 郝贵.关于我国煤矿本质安全管理体系的探索与实践[J].管理世界,2008(1):2-8.

Research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afety production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value in coal enterprise

Cao Fu, Liu Jing

(College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Jinzhong, Shanxi 030600,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balanced panel data of 24 listed companies in the coal industry in China from 2012 to 2018, a panel threshold model was constructed to stud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afety production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value.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single threshold effect between safety production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value. When the natural logarithm value of the special reserve was lower than the threshold value, the safety production investment showed a significant positive effect on the enterprise value; when the natural logarithm value of the special reserve exceeded the threshold value, the positive promoting effect on enterprise value would decline.

Key words coal enterprise, safety production investment, enterprise value, panel threshold model

移动扫码阅读

引用格式:曹富,刘婧.煤炭企业安全生产投入与企业价值关系研究[J].中国煤炭,2020,46(8):39-43.

Cao Fu, Liu Jing. Research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afety production investment and enterprise value in coal enterprise [J].China Coal,2020,46(8):39-43.

中图分类号 F426.21

文献标识码 A

作者简介:曹富(1995-),男,山西大同人,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管理、财务管理。E-mail:1506254910@qq.com。

(责任编辑 宋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