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84657853 84658665 84657900
  • mt@zgmt.com.cn
  •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100029)

世界煤炭

土耳其煤炭工业发展综述

史鸣剑

(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北京市朝阳区,100029)

摘 要 土耳其是一个煤炭纯进口国,煤炭主要用于发电、工业生产,是土耳其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对1990年以来土耳其煤炭业在能源系统中的地位和作用、煤炭产量、煤炭进口、煤炭生产安全现状等方面进行了分析研究,得出以下结论:土耳其能源相对比较匮乏,煤炭生产以露天煤矿为主,生产条件相对落后,生产安全状况较差,煤炭相关法律法规正在不断完善;我国可发挥煤炭开采技术装备先进和燃煤发电高效等方面的优势与其进行友好合作。

关键词 煤炭资源;煤炭工业;煤矿安全;土耳其

截至2019年,土耳其煤炭探明储量占世界煤炭探明储量的1.1%,以褐煤为主,土耳其煤炭产量0.87亿t,世界排名第11位[1]。2005年至今,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在土耳其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比较稳定,维持在30%左右。土耳其是煤炭纯进口国,主要进口动力煤和化工用煤,土耳其煤炭产量约占土耳其煤炭消费量的1/3。随着土耳其浅部煤炭资源开发程度逐年提高和社会经济日益增长的需要,土耳其煤炭井工开采的相应政策与法律法规也相应完善,使其煤炭工业稳步发展。

1 煤炭资源分布及其在国家社会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

土耳其国内褐煤储量较为丰富,硬煤储量相对较少,截至2019年,土耳其的硬煤探明储量551 Mt,褐煤探明储量10 975 Mt[2-3]。最大的褐煤煤田是安纳托利亚东南部的阿夫欣-埃尔比斯坦褐煤煤田,该煤田的经济可采储量达70亿t[2]。土耳其褐煤煤质相对较差,现有储量中只有约5.1%的褐煤发热量大于12.5MJ/kg [2]。硬煤主要位于土耳其西部的宗古尔达克煤田,据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估算,该煤田中硬煤资源量为13.16亿t[1-3]

煤炭在土耳其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较为稳定。20世纪90年代至今,煤炭约占土耳其国内一次能源产量的1/2、国内电力来源的1/3[4],以满足大部分国内工业需求、公共事业需要和居民需求,如图1、图2所示。煤炭消费一直位居土耳其能源总消费的前列,基本维持在30%左右。在2008年达到最高的30.44%,随着石油、天然气在国内一次能源构成中地位的不断提升,2018年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耗中的占比略有下降(27.56%),但在总量上逐年增加[1]。总体来说,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各占土耳其一次能源结构的1/3,水利发电及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约为10%[1]

图1 2005-2019年土耳其一次能源消费构成[1]

图2 1970-2018年土耳其电力能源结构[1]

煤炭在土耳其电力能源来源结构中保持稳定。土耳其的煤炭消费主要是燃煤电厂,而燃煤电厂所产生的电力占土耳其整个国家电厂生产的1/3以上。2019年,约13 Mtoe(百万吨油当量)硬煤与12 Mtoe褐煤用于发电,煤炭发电量约占土耳其电力结构的37%[1-2]

2 煤炭生产

2.1 煤炭产量稳步增长

1996-2018年土耳其的煤炭产量整体稳步增长,在2019年达到峰值84.0 Mt,近10年产量相对稳定。自1970年以来,随着褐煤企业电力生产投资的开始,土耳其国内褐煤产量迅速提升,如图3所示。从1970年褐煤产量5.8 Mt,发展到1998年的65.0 Mt[2]。而由于其他能源产品如天然气的广泛进口,褐煤消费量受到相应影响,产量波动下降,在2004年达到最低水平,为43.7 Mt[2]。此后,随着土耳其社会经济发展和能源消费总量的提升,褐煤产量进一步增加,2008年达到76.0 Mt,随后保持相对稳定[2]。自2016年以来,由于国家激励政策等原因,褐煤产量再次增长,2018年又比2017年增长了13.5%,达到83.9 Mt。

图3 土耳其历年褐煤产量[2]

另一方面,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土耳其硬煤矿井开采深度的不断加深,硬煤产量持续下降,到2004年下降到1.9 Mt[2]。而后又因国家工业生产需要,政府的煤炭激励政策支持等多种因素,土耳其硬煤公司大量引进国外先进煤炭井工开采技术与装备,硬煤产量在2009年增加到2.9 Mt。但受限于投资力度和土耳其硬煤开采条件,以井工开采为主的硬煤煤矿生产安全事故频出,2018年煤炭产量下降至1.1 Mt[2-3,5]

2.2 煤炭生产以露天矿为主,生产条件相对落后

土耳其褐煤开采以露天矿为主,开采条件相对简单。开采方式主要为单斗挖掘机——汽车开采工艺,阿夫欣-埃尔比斯坦褐煤煤田煤炭产量约占土耳其褐煤总产量的一半,随着土耳其能源需求的逐年增加,部分开采条件较好的褐煤煤田也开始井工开采[2]。宗古尔达克煤田是土耳其唯一的硬煤产业化开采地区,其地质结构非常复杂,有20余个可采煤层,以急倾斜煤层为主,一部分赋存于黑海下面。地层受大小断层扰动的情况极为严重,且煤层瓦斯含量极高,极易发生瓦斯爆炸和瓦斯突出,几乎不可能进行煤炭机械化生产,很多矿区需要采用劳动密集型采煤法[3,5],部分矿区采用传统长壁开采法,工作面支护采用单体液压支柱,生产技术相对落后。

3 煤炭进口

土耳其作为一个化石能源的纯进口国,化石能源的进口金额一直是土耳其进口消费的大头。1996-2018年,土耳其的煤炭(包括褐煤和硬煤)进口额稳定上升,并在2014年之后剧烈增长,如图4所示。

图4 土耳其历年煤炭进口量[2]

1980年以前,土耳其工业发展程度低,能源消耗量相对较少,煤炭进口量基本为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土耳其煤炭进口量在1990年超过了10.0 Mt,在2000年超过20.0 Mt,2018年进口约38.3 Mt煤炭,占世界煤炭进口总量的3%,总花费44亿美元[1-2]。进口煤炭产生的电力约占全国的1/4,国产煤炭发电量约占全国的1/6。

4 煤矿安全状况

4.1 生产安全现状

目前土耳其有煤矿400余座,产能10万t/a以上的煤矿约有50个,10万t/a以下的煤矿有350多个[2];大部分煤矿都没有安装安全监控系统,煤矿安全生产意识淡薄。现有很多井工煤矿设备仍然延用早期设备,设备严重老化、瓦斯灾害严重[2-3,5-6]。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土耳其采矿和矿石业事故死亡人数在1980-1999年期间基本维持在100人以上,平均为土耳其全行业事故死亡人数比例的26%[6]。伴随2000年以来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采矿和矿石业事故死亡人数基本维持在100人以内,如图5所示。但重大伤亡事故在煤炭行业仍时有发生,2010年卡拉洞煤矿瓦斯爆炸死亡30人,2010年巴勒克埃西尔省煤矿瓦斯爆炸死亡17人,2014年索玛矿难死亡302人[2-3,5-7]

图5 土耳其在1980-2016年间采矿和矿石业事故死亡人数和全行业事故死亡人数[6]

4.2 土耳其煤炭行业法律法规

据不完全统计,2002-2014年,土耳其发生重大及以上煤矿安全生产事故9起,以瓦斯爆炸事故为主[2-6]。此外,据土耳其经济政策研究基金会统计,土耳其的煤炭工业每年至少导致2 800人过早死亡[2],这个数字包括矿山安全事故、煤矿工业活动导致的工人职业健康问题、煤矿生产对矿区环境的生态污染问题。煤炭相关机构也逐渐注意到这个日益严重的问题,近年来,土耳其煤炭行业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尤其是在2014年广受关注的索玛矿难发生后,土耳其议会通过了《(煤矿开采)综合法案》, 同时修订了《土耳其职业安全和健康法》和《土耳其劳动法》相关内容[6],进一步保障了煤矿工人的正当权益,煤矿安全的权责问题得到了明确。此外,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还强制要求煤矿矿山使用有效的煤矿安全系统,对煤矿工人的工作环境安全提出多项补充要求[2-3,5-7]

5 煤炭工业发展前景与启示

土耳其是一个能源相对匮乏的国家,其社会经济发展严重依赖进口能源。尽管土耳其现存煤炭开发条件恶劣,开发技术成熟度低,但土耳其政府为了减少能源进口依赖,仍然投入大量资金开发国内煤炭能源,并出台了多项政策[8],对褐煤燃煤电厂的建设提供多项便利。

土耳其煤炭工业的发展相对我国较为落后,但土耳其拥有相对特殊的地缘条件,它连接着欧洲、亚洲,临近世界主要能源消费地区和能源生产地区,是重要的能源通道国家。“一带一路”国家中包含土耳其,建议在推进“一带一路“政策落实的同时,进一步拓展我国能源商品的进出口渠道。考虑到土耳其国内的能源开发需要,我国应与土耳其加强煤炭领域的合作。我国在煤炭开采技术、开采装备与运营管理等方面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可以积极响应土耳其当下的煤炭政策,在相关领域进行友好合作。

参考文献:

[1] BP.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0)[R]. 伦敦: BP, 2020.

[2] TMMOB.Türkiye'nin Enerji Görünümü 2020[R] Ankara: TMMOB,2020.

[3] Engineering and Mining Journal. Turkey's mining industry 2017[R]. Florida: 2018.

[4] 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煤炭信息研究院).世界煤炭工业发展研究(2020)[M].北京:应急管理出版社,2021.

[5] GBR Turkey Mining Report 2018[R]. 伊斯坦布尔: GBR 2019.

[6]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Pre-feasibility study for coal mine methane drainage and utilization at the Kozlu coal mine in Zonguladak, Turkey[M]. Washinton,2015.

[7]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Office for Turkey, Contractual arrangements in Turkey's coal mines : forms, extents, drivers, legal drivers and impact on OSH[R]. Ankara: ILO,2016.

[8] TÜRKiYE CUMHURiYETi CUMHURBA ON BiRiNCi KALKINMA PLANI(2019-2023)[EB/OL]. (2020-5-9)[2020-6-30].www.mod.gov.tr/Lists/RecentPublications/Attachments/75/The%20Eleventh%20Development%20Plan%20 (2019-2023) .pdf.

Overview of Turkish coal industry development

SHI Mingjian

(Information Institute of Ministry of Emergence Management of the PRC, Chaoyang, Beijing 100029, China)

Abstract Turkey is a net importer of coal, the coal is mainly used for power generation and industrial production, which is an important support for Turkey's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status and role of Turkey's coal industry in the energy system, coal output, coal import 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oal industry safety since 1990 are analyzed and studied, which draws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s: Turkey is relatively lack of energy, coal production is mainlyby open-pit coal mines, production conditions are relatively backward, production safety is poor, and coal related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constantly improving; China can give full play to its advantages in advanced coal mining technology and equipment and efficient coal-fired power generation for friendly cooperation.

Key words coal resources; coal industry; coal mine safety; Turkey

中图分类号 TD98

文献标志码 A

移动扫码阅读

引用格式:史鸣剑. 土耳其煤炭工业发展综述[J].中国煤炭,2021,47(9):95-98. doi:10.19880/j.cnki.ccm. 2021.09. 014

SHI Mingjian. Overview of Turkish coal industry development[J]. China Coal, 2021,47(9):95-98.doi:10.19880/j.cnki.ccm. 2021.09. 014

作者简介:史鸣剑(1995-),男,汉族,山西长治人,助理工程师,研究方向:国外煤炭工业发展、应用沉积学。E-mail:coolsworder@qq.com

(责任编辑 康淑云)